首页 - 社会新闻 - 民办高中新生被强行划入职高,难解中职“招生难”

民办高中新生被强行划入职高,难解中职“招生难”

发布时间:2020-09-17  分类:社会新闻  作者:dadiao  浏览:1

  原标题:民办高中新生被强行划入职高,难解中职“招生难”



  ▲中考考场外。  图片来自新京报网

  “超八成考生都能上大学,升高中则要被淘汰近一半。上大学变得容易,上高中还有点难。”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湖南省怀化市20多所民办高中的上千名学生,刚开学即面临清退风险。这些学生因中考不理想,但又不愿意去读中职,一些民办高中承诺可以办学籍,没想到今年招生指标忽然收紧。

  据介绍,地方教育局严抓招生指标,是为落实中考生在普通高中和职业院校上按1:1分流的政策。其实,这也并不是一个新政策,从1983年最早提出普职比大体相当,至今已快40年。在国务院颁布的多个相关文件中,也普遍要求保持中等职业学校和普通高中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把“大体相当”的柔性要求简化为“1:1分流”的“一刀切”模式,这背后是部分地方教育部门工作的简单化倾向;当然,这并不是根本问题所在,无论是把“大体相当”理解为1:1还是5:6、4:3或是多少,其中的核心问题是:为什么中职院校“吃不饱”,普通高中“装不下”?

  许多考生宁愿读“天价民办高中”,不愿读“免费还发钱”的中职

  中考阶段的普职分流,近年来屡屡成为关切。

  很多中考分数只能进当地中职的学生及其家长,由于不愿意进中职,而质疑普职分流比例,以及当地公办普高太少。与此同时,为了满足考生读普高的意愿,各地都出现过一些招生乱象,如民办高中违规招收线下学生,公办高中招收高价的择校生、借读生。

  有的地方教育部门对此严格治理,就出现违规招收的学生刚开学即被清退的问题,而有的地方对此睁只眼闭只眼,则导致这些学生可能到高三时才发现没有高中学籍而无法顺利参加高考,这类问题媒体多有报道。

  这些问题的产生,都指向一个根源:中考的普职“分流”变为了“分层”,职业教育在考生和家长看来低人一等。解决考生不愿意上中职与国家要求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的矛盾,严格执行中考招生规定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必须提高职业教育的地位和质量,真正把职业教育办为和普通教育平等的类型教育。

  根据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0年,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招生人数占高中阶段教育招生总数的50.94%,在校生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总数的47.78%;而2019年,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招生人数占高中阶段教育招生总数的41.70%;中等职业教育在校生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总数的39.46%。



  ▲创意图片。图片来自新京报网

  也就说,10年间,我国高中阶段的职普比已经从1:1左右降低为了4:6。这还是国家要求各地严格执行中考政策的原因,如果不严格执行中考政策,职普比还可能走低。其结果是,人才培养结构将与社会需求进一步脱节。

  为实现上级部门布置的招生任务,我国部分地方的初中要求低分考生不参加中考,还有的地方教育部门禁止初中生复读,这些都引发舆论争议。由于一些地方的公办普高录取率不到50%,而整体高考录取率已经达到90%,有很多考生家长就感慨,上普高比上大学还难。

  我国对发展中职教育不可谓不重视,不但实行免学费政策,还设立中职国家助学金,但考生、家长宁愿读高学费的民办普高,也不愿意上免费且可获得助学金的中职,是需要教育部门、中职学校直面的。

  推进“职普”平等,需要打通双向融合和上升渠道

  当然,这其中有部分学生和家长的盲目性以及对高考的过分迷信,而没有考虑到自身情况。有数据表明,相当一部分的孩子其实并不适合应试的高压,一味套入高考模式,反倒不适宜孩子的成长。

  但学生和家长的“迷思”还是要在整体环境中去“求解”。总体看来,我国的教育管理和评价体系,就把职业教育作为低层次的教育,一名学生进入职业教育体系后,他的学历身份就比普通教育低人一等。

  在其他一些国家,一名学生进入职业学校后,可以申请转学到普通学校,他之前的经历并不会被过分关注;但在我国,社会上有普遍的“第一学历歧视”。这一“第一学历歧视”已经从高等教育阶段,发展到高中教育阶段。而为避免这种歧视出现在自己身上,考生、家长就会想方设法上普高。

  要消除这一问题,从根本上,必须把职业教育办成和普通教育平等的教育,形成“淡化学历崇尚技能”的社会氛围。2019年,国务院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要求下大力气抓好职业教育,用5到10年时间,大幅提升职业教育现代化水平,推动办学模式由参照普通教育向产教深度融合的类型教育转变。

  所谓类型教育,就是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是平等的类型,职业教育也有中职、高职、本科、硕士和博士教育,而非低层次,职业教育是和普通教育可以平等双向流通的。

  从一些国外的经验看,高中教育有两种模式。一是分流模式,如德国、新加坡,选择职业教育大多属于学生的自主选择;二是融合模式,如加拿大,在高中期间并不分流,而是把所有高中办为综合高中,高中学校既给学生提供学术性课程,又提供技职课程,在高中毕业后再由学生选择进普通院校还是职业院校。

  考虑到我国已经放宽了中职毕业生进高职的比例限制,假以时日,就像大多数普高生能上大学一样,几乎所有的中职毕业生也将深入高职求学。接下来,还要进一步打通平行和上升渠道,让技能成为获得学历认证的金钥匙。

  另外,我国有条件的地区,还可以探索普职融合模式,不必在中考阶段就分流。2017年,教育部等四部门印发的《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就提出,要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完善课程实施、学籍管理、考试招生等方面支持政策,实行普职融通,为学生提供更多选择机会。

  □ 熊丙奇

  编辑 孟然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