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新闻 - 社德酒业谁会出局-

社德酒业谁会出局-

发布时间:2020-09-27  分类:社会新闻  作者:dadiao  浏览:12

原标题:社德酒业:谁会走出去?


当白酒板块中秋终端销售逐渐启动,整个行业逐渐进入销售旺季时,社德酒业被负面消息所困扰。


由于天阳控股及其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社德酒业近5亿元本息,社德酒业股票被st拿走,社德酒业财务总监李福全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社德酒业董事长、总裁李强、董事张涉嫌违反信托、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被公安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最近饱受负面问题困扰的社德酒业股价暴跌。与今年最高点相比,每股下跌近20元,“始作俑者”天阳控股也负债累累。有业内人士预测:“天洋退出已成定局,有地方政府背景的国有投资公司可能会接手葡萄酒行业。”


天洋控股:


从出道到不归


在社德酒业官网,今年5月18日发布了公司的第一条新闻,庆祝天洋集团27岁生日。视频中,社德酒业董事长兼总裁、实际控制人田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周政回忆说:“27年前我离开家乡衡阳创业的时候……”


在天阳集团官网上,社德酒业属于天阳集团的消费品板块,也就是天阳所说的:“要成为世界级品牌,需要一百年。”


天洋控股成立于1993年,现已发展成为跨越文化产业、消费品、科技产业、金融投资等行业的大型控股集团。它的两家上市公司,除了社德酒业,还有梦幻东方集团的港股。


2016年6月30日,作为四川省混业改革的标杆,社德酒业在产权交易中通过公开招标进行股权改革,开创了我国名酒企业混业改革的先河。天阳控股以38.2亿元的高价收购托派社德集团70%的股权。射洪市人民政府再持有30%。天洋集团的真正控制者周政成为了社德酒业的真正控制者。


根据2016年投资者调研报告,天阳控股对社德酒业的品牌价值和产品质量很感兴趣。“如果你改变机制,比如营销,你会采取一些更市场化的方式来运作,未来的潜力是可以预期的。”并说“天阳不是做资本运营,是做产业。”


也许,天阳最初说的是想把社德打造成世界级品牌,而不是讲故事。自2016年6月30日田阳上任以来,佘德酒业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确实逐年增加。2018年1月,公司股价见顶51.24元/股。


转折点发生在2019年,当时天阳控股资金紧缺。


因此,自2019年1月起,社德酒业控股股东四川托派社德集团、间接控股股东天阳控股及其关联方因资金短缺、到期还款等问题,向社德酒业寻求借款帮助。


自此,社德营销通过彭山酒业、三和俞晔向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转让人民币7.03亿元,其中天洋控股转让人民币4000万元,三和天洋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转让人民币4.8314亿元,天洋置业有限公司转让人民币1.7986亿元.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通过三和俞晔和彭山酒业向社德营销返还7000万元人民币。


经核实,彭山酒业、三和俞晔、天阳城地产、三和天阳地产、拓派社德集团均与天阳控股有关联,天阳控股在此次资金占用中统一决策。


自2019年1月起,社德营销还通过彭山酒业向托派社德集团转让人民币3.185亿元,托派社德集团通过彭山酒业向社德营销返还人民币5.115亿元,其中戴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向社德营销返还人民币1.93亿元。


此前,天阳控股及其关联方承诺在Se之前偿还贷款


根据社德酒业9月3日的公告,公司与天阳控股及实际控制人核实,天阳控股及其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天阳控股主要负责人为天阳控股执行董事、社德酒业董事张。田阳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周政对此事并不知情。


随后,上交所要求社德酒业核实并披露实际控制人周政参与上市公司、七拍集团、天洋控股日常经营管理决策的具体情况;结合相关的资本流动和天阳控股相关人员的决策过程,说明了周政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对巨额资本占用的无知和对上市公司受托责任的履行的合理性。


9月24日,社德酒业回复:“鉴于中国证监会自2020年9月1日起对公司控股股东拓派社德集团及实际控制人周政发起立案调查,司法机关也在对公司资金进行调查。对职业问题进行调查,监管部门和司法机关调查完毕后,公司将披露调查结果。”


就在周政对自己是否知情心存疑虑的时候,社德酒业的高管们被陆续调查。


射洪酒业接到射洪市公安机关通知,该公司财务总监李福全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于2020年9月17日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宜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9月24日,射洪酒业从公安机关获悉,该公司董事长、总裁李强、董事张因违反信托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公安机关刑事侦查,相关事项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目前由社德酒业董事、副总裁张术平担任董事长,公司董事、副总裁濮纪周担任总裁。同时,2020年9月28日,公司将召开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选举董事会和监事会新成员,任命公司新的高级管理层。


消费品营销专家肖认为“这说明了大股东田阳控股与射洪酒业管理层的矛盾”,他向壳牌财经记者分析:“一般来说,中国白酒行业是按产地纳税的,茅台是贵州遵义的支柱产业,洋河是江苏宿迁的大纳税人,所以射洪市政府希望射洪酒业成为地方纳税人。但自从收购天阳控股后,社德酒业的经营状况并不理想,自然也没有实现历年的税收目标。再加上涉嫌非法使用酒业原有资金,各种行为令人失望,也让酒业未来的发展更加不确定。”


谁愿意放弃?


谁会出局?


肖说: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五年前的社德酒业“混改”并不成功。“天洋控股通过向银行借钱收购了酒业。收购成功后,天阳控股挤出了社德酒业原有的管理层,引进了新的职业经理人。然而,天阳控股并没有实现最初的业绩目标。”


目前还没有还资本的天阳控股也负债了。那一年,天阳控股为了愿意进入公司,花了近40亿,其中一半以上的资金是借来的,还没有还清。


社德酒业表示:由于公司直接控股股东拓派社德集团70%的股权被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持有,多次受到司法保全措施,公司可能存在更换实际控制人的风险。


肖认为70%的股权


廖晓华表示,作为监管部门,我们和社德酒业不断督促天洋控股集团通过股权处置等切实可行的手段,尽快归还所占用的资金和利息。社德酒业通过民事诉讼保全的方式,冻结了田阳控股集团持有的四川托派社德集团有限公司70%的股权。应该说,被占用资金的返还已经依法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障。同时,在政府的支持和引导下,社德酒业继续以主营业务为重点,积极筹备中秋国庆窗口,维护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


也许,关于社德酒业的控制权之战已经悄然开始。


新京报壳牌财经记者夏寅编辑徐超边杨徐丽